行业动态
新华社社长对未来传媒的九点预测
发布时间:2014-12-29 09:14:18

        2014年10月31日下午,新华社党组书记、社长李从军在海南日报做题为《关于推进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融合发展的思考》讲座。其中结合新华社近年来自身的转型发展实践,提出对未来媒体发展的九点预测:
   
1、传统媒体不可能整体消亡。 传统媒体确实面临严峻挑战和巨大的生存压力,某些优势正在消失,并且有些媒体已经在衰落。但整体消亡是不可能的,有些传统媒体在与新兴媒体的融合创新中,将会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 2、融合创新 通过融合创新,中央媒体将继续发挥引领社会舆论的龙头作用。 3、新媒体将面临内外竞争,不会赢者通吃、一家独大。 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不是简单的此消彼长关系,更不是新兴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彻底取代,而是在相互竞争、相互促进、星湖融合的过程中,实现此长彼长的态势,进而推动整个传媒行业的蓬勃发展。在当前,新兴媒体在新闻信息内容采制、品牌影响方面存在差距;新兴媒体的生存同样存在巨大压力,面临激烈竞争;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融合发展更加深入,彼此分界越来越模糊。 4、社交媒体的发展 社交媒体的发展去向,是成为重要的舆论阵地。 5、新媒体时代更要强调“内容为王”。 高品质的内容以及基于这些内容的产品,仍然是媒体机构在新时代生存发展的根本,并在未来媒体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 6、“终端为重”特征更显,“得终端者得天下”。 这基于传统媒体与终端、平台拥有者和运营商的关系。 7、传媒变革有鲜明的技术驱动特征,技术将成为媒体发展的先导。 谁的技术先进强大,谁就能占据生存和发展的先机。 8、 资本推动媒体发展 资本成为推动媒体发展的重要杠杆,资本运作日趋成媒体运营的重要内容。 9、 传媒形态多样化 传媒形态要适应细分化、对象化的市场和受众。   李从军认为,现代传媒发展的要素在于,内容为王、网络为霸、终端为重、技术为先、资本为要、受众为主,但归根结底落实到人才为本上。他特别强调技术对传媒变革的驱动效应,认为“技术层面上不去,在未来舆论场就没有话语权”,坦言在新华社痛下决心建设713实验室的一个重要诱因,就是在访问新闻集团和路透社,看到它们的数字媒体产品时深受刺激。

  以下是演讲原文:
  新华社社长李从军纵论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直面重大变革现实迎接媒体融合挑战
  “一群蓑羽鹤振翅高飞,逆势而上,冲击地球之巅。它们挑战艰险,穿越极限,飞越珠穆朗玛峰,飞越九曲黄河,飞越万里长城,重返生命的起点。
  有一群人,如同这些悲壮的蓑羽鹤,为了生存,为了明天,艰难向上,奋力前行。在漫漫35年的征程中,构筑起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工生态林带——中国三北防护林。”
  ……
  在沧桑雄浑的乐曲和视频背景下,一篇新华社于2013年采写的经典通讯佳作《三北造林记》被赋予了更为感人的网络视频画面和图片解说。
  这是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在实现深度融合中给人们带来的震撼观感和以往任何时期相比所不同的又一种精神力量!
  10月31日,应海南之邀,新华通讯社社长、党组书记李从军在海南日报集团新闻大厦作“推进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专题报告。在面对新媒体呈现的一组组画面时,这位中国资深媒体人不无动情地说,蓑羽鹤迁徙的启发赋予了新华社这组视频作品以灵动和生气,网络信息时代下,我们更应思考该以何种探索来确定我们的未来。
  正如《三北造林记》一文开篇所言三北人的“苦难与忧患,奋斗与梦想”,又怎不是当前传统媒体在面临转型期的写照与境状?
  回顾过往——
  信息技术推动并革新了媒体
  时代巨变,催人警醒。
  当前的传统媒体,身处在一个怎样的时代?这个时代又有什么特点?“50多年前,加拿大传播学者马歇尔·麦克卢汉就先知般地预言过,媒介技术可能魔幻般地把世界变成一个城市。如今,全球化进程如火如荼,势不可挡,它已经远远超出了经济领域,传播学者的预言竟如魔咒般产生了效应。”
  李从军的讲述并未开篇直击传统媒介的“落伍”,而从当今世界信息技术变迁之快以及网络信息时代的媒体格局讲起,那就是,全球所进入的“重大变革、激烈竞争、深度整合、局部洗牌”格局。
  他讲了1980年代时就产生过的一种困惑。“我在吉林大学攻读硕士时,就曾听到关于传统媒体的一些预言,内心曾受到极大的震撼,我相信这些预言,同时也产生过对未来的惶恐,我们的未来究竟在哪里?世界不是物质的吗?信息,这种虚拟的东西怎么就构成社会了呢?
  而到了1990年代,李从军在中宣部负责对信息化高速公路进行研究时,他有了更多的忧患感:世界势必提早进入信息社会,而我们也必须要及早的应对!果不其然,仅仅不到10年的时间,信息化大潮已经奔涌席卷而来。
  李从军一直十分关注互联网的发展,他将互联网发展时期分成四个阶段,他说,到了今天,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已经到来,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这导致信息更新换代的速度越来越短,信息化发展加速奔跑,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不断深化。
  “平庸历史之后还是平庸,而震撼历史之后总是震撼。”网络信息时代就是这样一个震撼的时代,而这,也正是当前人们所处的时代的最贴近的标签。李从军形象地比喻,“网络化是这个时代的结构,信息化是这个时代的基石,智能化是这个时代的动力。世界由网络连接起来,从现在开始的社会,都是由各种节点通过网络而连接,这让我想起了上世纪70年代诗人北岛写作一首名为《生活》的诗,也是在我看来写得最大范围的一首诗,全文只有一个字:‘网’。”
  台下的听者都陷入思索。
  为什么要讲这些,李从军启发说,我认为,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作为宣传思想工作者和媒体人,如果不了解这些背景,不掌握这些基本常识和规律性东西,我们就无法面对今后的发展,我们甚至不能做好我们目前的工作。因为我们的事业与网络媒体信息直接相关,信息传播首当其冲,也在整个网络信息时代产生了深度的裂变,当今时代的信息传播呈现出与传统的完全不同的特点,比如传播主体已经由专业性、精纯性、职业化变为多元性、混杂性、大众化;比如,传播方向也由单项变为互动、多项……那么就需要我们更加强化互联网的思维,站在互联网的前沿,在高新科技广泛运用的背景下,运用互联网的理念、价值、技术、方法、规则等来改进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我们讲求平等交流,强化互动反馈,重视用户体验,注重跨界协作……然而,有一点不变应万变,那就是必须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和舆论导向,这是首要原则和根本要求。”
  直击当前——
  传统媒体实现转型的多重思考
  情之切切,言之凿凿。
  有关媒体融合的核心主题就此展开。对于传统媒体来讲,到底该如何推动其与新媒体的融合?李从军认为,必须创新观念,寻找正确的突破方向,如果还是停留在传统媒体的平面上,我们不可能有什么大的突破。那么面对网络信息时代,我们的突破点和方向又在什么地方呢?
  回顾过往,传统媒体经历过不少挫折乃至失败。曾经有一些传统媒体就试图通过收购网络机构来探索转型,比如新闻集团2005年斥资5.8亿美元收购社交网站Myspace,但是由于理念不合,产生了排斥效应,Myspace在与脸书等新社交平台的激烈竞争中处于下风,后又转向音乐、视频等娱乐性的内容出版,与社交网络渐行渐远,连年巨额亏损,最终新闻集团不得不将其出售,而售价只有区区3500万美元,只相当于收购价的十六分之一,由此可见,只靠引进技术或业务的方式可以说是机遇与风险并存,引进也很难完全改变传统媒体的命运。
  “光靠引进不行,那么就要转型,转型是融合发展的前提。”李从军认为,“新华社在转型理念上有着较早的探索。”
  在现场,新华社新媒体小组通过视频演示,以今年《面向未来的赶考》一文为范例,展示了新华社在运用大量的图片和视频资料穿插在文章中,通过互联网呈现给读者的一种新探索。“在未来,一种资讯将以什么方式来承载,这是我们必须要思考的重要问题。”李从军的话语给人们以启示。
  展望未来——
  九大预测激励媒体突围
  心之所向,寄予期望。
  结合新华社近年来自身的转型发展实践,李从军提出对未来媒体发展的九点预测:
  ——传统媒体不可能整体消亡。传统媒体确实面临严峻挑战和巨大的生存压力,某些优势正在消失,并且有些媒体已经在衰落。但整体消亡是不可能的,有些传统媒体在与新兴媒体的融合创新中,将会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
  ——通过融合创新,中央媒体将继续发挥引领社会舆论的龙头作用。
  ——新媒体将面临内外竞争,不会赢者通吃、一家独大。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不是简单的此消彼长关系,更不是新兴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彻底取代,而是在相互竞争、相互促进、相互融合的过程中,实现此长彼长的态势,进而推动整个传媒行业的蓬勃发展。在当前,新兴媒体在新闻信息内容采制、品牌影响方面存在差距;新兴媒体的生存同样存在巨大压力,面临激烈竞争;新兴媒体与传统媒体融合发展更加深入,彼此分界越来越模糊。
  ——社交媒体的发展去向,是成为重要的舆论阵地。
  ——新媒体时代更要强调“内容为王”。高品质的内容以及基于这些内容的产品,仍然是媒体机构在新时代生存发展的根本,并在未来媒体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
  ——“终端为重”特征更显,“得终端者得天下”。这基于传统媒体与终端、平台拥有者和运营商的关系。
  ——传媒变革有鲜明的技术驱动特征,技术将成为媒体发展的先导。谁的技术先进强大,谁就能占据生存和发展的先机。
  ——资本成为推动媒体发展的重要杠杆,资本运作日趋成为媒体运营的重要内容。
  ——传媒形态要适应细分化、对象化的市场和受众。
  李从军认为,现代传媒发展的要素在于,内容为王、网络为霸、终端为重、技术为先、资本为要、受众为主,但归根结底落实到人才为本上。他也特别强调说,技术对传媒变革的驱动效应,认为“技术层面上不去,在未来舆论场就没有话语权”,坦言在新华社痛下决心建设713实验室的一个重要诱因,就是在访问新闻集团和路透社,看到它们的数字媒体产品时深受刺激。
  来到海南,李从军也特别关注海南的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问题,他充分肯定海南媒体在应对信息化浪潮中的思路和建树,也衷心希望海南媒体走得更远更好。
  听过资深媒体人的动情讲述,现场不少听众感触深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许俊表示,李从军社长的讲座让人很受鼓舞,对我们海南媒体深刻领会中央精神,准确把握传媒业的发展形势,进一步做好新时期的新闻宣传工作,更好服务我省的中心工作,服务于党和中央的工作大局都具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他对当前传统媒体的生存状况既有认真研判,也有思考体会,内容丰富,举例详细,分析透彻,听来很解渴。”南海网记者符泽亢说,我们听后很受启迪,特别是他将新华社超越自我的新技术实践和亲身新闻工作实践给我们做了介绍,让人受益匪浅。“他对海南媒体融合发展充满着感情,还有热切的期盼和鼓励。”海南日报记者彭青林说。
  对于传统媒体而言,或许,与新兴媒体的融合仍然是一种“漫漫征程”,但未来的曙光正激励越来越多的媒体人奋进前行……

关于我们

    上海东方传媒技术有限公司(简称SMT)的前身是成立于19875月的上海广播电视局技术中心。

    随着近30年广播电视事业的改革和发展,SMT不断整合上海的广播电视技术资源,从一个承担电视播出、制作、传输、科研等职能的综合性运营保障部门逐步转型,着力打造一体化运营平台,支撑传媒内容生产,推动产业发展,并努力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传媒技术服务提供商。

    SMT现有员工800余人,主营业务覆盖广播电视节目播出、前期制作、后期包装、传送转播、台网运维、系统集成以及新媒体应用研发等七大领域,并不断拓展特种拍摄、3D/4K制作、高端视觉创意、全媒体产品研发等全新业务。SMT不仅为SMG旗下各节目中心和子公司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支撑和服务,主要合作伙伴还包括BBCNHKABCKBS、星空传媒等全球传媒巨头。此外,中心与欧洲广播联盟(EBU)、法国卫星服务公司Globecast、英国转播集成商Gearhouse Broadcast、香港电讯盈科(PCCW)、中国电信、中国航天、中国卫星公司等业内顶尖机构也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 Copyright Media Tech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19291号-2